0999_a2044

2月 21, 2021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的脚步慢了下来,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几秒之后,裴辰阳的思绪回笼,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反常,俊脸顿时变色,脚步飞快地冲了上前。

“叔叔,没事吧?”裴辰阳蹲下,赵愠浑身抽搐,眼睛还睁着。

糟糕,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具体是什么,但绝对不是好现象,不是好事就对了。

这里离他们的别墅,大概有三公里的样子。

背赵愠回去显然不实际。

他的情况很不好,必须立刻送到医院!

糟糕的是,因为跑步,裴辰阳连个手机都没有带。

脑袋里,飞快地整理好这些死路,裴辰阳的动作不敢有丝毫停顿,将地上的赵愠背起,朝着别墅外面的大门走去。

“坚持一下,我去外面拦车。”

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

不管赵愠这个时候能不能听到,裴辰阳只能这么安抚他的情绪。

背着赵愠,裴辰阳跑得飞快,大概一公里的距离,他花了好几分钟赶到了。

因为时间还早,别墅区安安静静清清冷冷的,就连保安亭里的保安,都在打瞌睡。

“嘭嘭嘭!”

保安亭外面,一阵紧急而密集的敲击声。

裴辰阳力气很大,一拳头下去,就将保安给震醒了。

“快点,给我打个电话。”裴辰阳俊脸紧绷,语气带着浓浓的担忧。

保安也看到了他背上的赵愠,不敢耽搁,连忙将手机递给裴辰阳。

“给我按,号码是138******”这是赵萌萌的号码,裴辰阳已经熟烂于心。

但从来没有此刻这样,希望赵萌萌立刻的接了电话。

“去帮我叫辆车,快!”在等待赵萌萌接电话的时候,裴辰阳又对保安说。

“这个时候没什么车……”

“快去,不管用什么办法,人命关天。”

保安打量了一下裴辰阳,他穿的是名牌的运动服,再加上是从别墅区里面出来的。

他只是新来上班的,还没怎么见全这个小区的人,所以对裴辰阳也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

“如果不嫌弃我的车的话,就开我的车过去吧。”

“好。”

裴辰阳知道给赵萌萌打电话她会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睡觉她的手机一向都是静音,而这个时候,才六点多,她还在被窝里。

响了一分钟没有接,裴辰阳直接放弃。

赵愠等不得这样的耽搁。

“谢了。”裴辰阳接过钥匙,保安表示稍等。

然后,从旁边的停车场里牵出一辆电动车。

裴辰阳俊脸僵化。

“那个,我帮叫了120,不过既然这位先生情况紧急,可以用我这个电动车先带着他走一段路。”

“会骑电动车吧?”

裴辰阳还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骑过机车,这个,应该跟机车差不多。

“我来骑,扶着这位先生,人命关天,这个班先不上了。”保安想了想,豪迈地提出。

裴辰阳求之不得,虽然这个小电动,看着有点让人担忧。

但赵愠这个时候已经晕过去,自然不能指望着他能自己坐稳,也必须有一个人扶着他。

于是,大清早的,只见到马路上,一辆电动车上面,坐了三个男人。

幸好电动车看着小,但是听结实,速度也还算快,搭着他们跑了一段路。

后面,迎面就遇到了救护车,立刻将赵愠转移到救护车上。

将赵愠交给医生,裴辰阳总算是松了口气。

至于那个保安,骑着电动车要回去了。

“等一下,帮我跑一趟,就在那个别墅区的35号楼的户主,让她立刻过来医院。的手机先借给我,我下午还,我叫裴辰阳。”

保安连连点头,裴辰阳乘坐的救护车,嗖的一下就离开了。

几分钟后,将车速开到最快的保安到了赵家,不停按赵家的门铃。

六点半,就连赵母也还没有醒。

保姆出来了,看到是一个陌生人,正要问他做什么,保安紧张地说:“有一位叫裴辰阳的先生,让我来通知们,立刻去一趟医院,带上钱。”

“裴少?怎么了?”

“他背着一个昏迷的先生去医院了,很紧急。”

昏迷的先生?保姆是知道赵愠有晨跑的习惯的,难不成是自家的男主人?

想到可能是这个,保姆不敢大意,立刻跑到赵母的房间,去叫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母立刻清醒了,换了衣服,就赶去医院。

半个小时候,医院的手术室外面,赵母连同赵萌萌一起来了。

而赵愠,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外面除开裴辰阳之外,还有李连年。

“裴辰阳,我爸怎么了?”赵萌萌满脸担忧,声音都带着颤抖。

她也是被赵母叫醒,在路上才看到裴辰阳给自己打的电话。

“跑着步突然晕过去,我暂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要看医生出来了怎么说。”

裴辰阳的声音低沉,在安静的走廊上,让人格外的不安。

“好端端的,跑着步怎么会晕倒呢?爸爸的身体有什么问题?”赵萌萌红了眼睛,六神无主地说着。

赵母虽然极力保持镇定,但是微红的眼圈,还是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他没有说过。”除开颈椎病之外,还有什么?

难不成,丈夫得了什么绝症,却没有跟自己说过?

瞬间,赵母已经脑补了一出电视剧里面的戏码。

“阿姨,先别慌,会没事的。”

赵家的女人这会儿都不冷静,赵家的儿子还是个小豆丁,这个时候,只有裴辰阳的理智是在线的,正常的。

自然,大局只能交给他来掌控。

“都怪我,没有注意爸爸的身体。他才出差回来,就该先好好休息,非要天天那么早去跑步。”赵母说得更自责了。

“不一定是跑步的原因,早上锻炼对身体是好的,可能是其他的因素。”

赵母只能点了点头,可心里的想法,却没有因为裴辰阳的劝说而消退。

手术室里面的灯光,持续亮着。

他们都以为,里面在动手术,要很久。

却没有到,半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就开了。

“医生!”全部人迎了过去,焦躁不安,就怕看到医生拿着什么该死的免责书要他们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