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_a2044

2月 20, 2021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二位今天前来,是……”

   “多年的老邻居走到这般田地,说我们来是做什么?”裴逸白眉头微扬,似笑非笑地反问。

   虚伪……

   入口顿住脚步的曲潇潇,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

   做什么?那些记者夸他们心地善良,特地来关心曲富田。

   但曲潇潇知道,都是假的。

   他们,不过是来看她的父亲,会被判处什么样的罪名罢了。

   “里面要开始了,先走一步。”裴逸白微微一笑,对上曲潇潇暗含怨恨的目光,深沉的眸子没有任何起伏。

   他的长臂半拥着裴太太的肩膀,保镖开道,母子扬长而去。

   “没看出来,这位裴少爷,竟然是这般天人之姿。”女记者痴痴看着裴逸白离开的方向,流着口水道。

   “逸白,曲富田动手的事,跟小叔,早就知道了吧?为什么,那么后面才告诉我们?”裴太太心情有些低落。

   卷发女孩蕾丝纱裙白嫩香肌优雅气质私房写真图片

   她一直没有想过,竟然是曲家。

   从裴苡菲口中得知这件事真相的时候,裴太太震惊得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迟早知道,结果都是一样。”裴逸白语气不变,并不多做解释。

   裴太太表情更加沉郁,目光掠过曲潇潇的脸,只剩下全然的冷漠。

   以前,她还凑合她和儿子,想要他们结婚。

   可现在,裴太太只觉得浑身不寒而栗。

   仇人的女儿,即便曲潇潇没有做错任何事,因为曲富田的关系,她也会被连坐敌视。

   这不,打过照面,无人开口。

   进去法院后,母子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曲潇潇和她的母亲,亦是如此。

   片刻后,身着囚服的曲富田也被带上,神色灰败,下巴胡渣到处都是。

   裴太太目光痛恨地看着他的方向,恨不得冲过去,让曲富田好看。

   庭审很快开始。

   尽管曲潇潇找的律师很厉害,但是在法律的面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个律师再厉害,也只能给曲富田减刑。

   按照故意杀人的罪名,曲富田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原告家属听到这个大块人心的结果,不由得起身,拍手称快。

   “他手里沾了这么多人命,只是无期徒刑,也太便宜了他。”裴太太恶狠狠地看着那个方向道。

   大家只是为十几二十年前裴承德的犯下的命案称快,却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曲富田还买凶杀害裴逸庭。

   但这个案情,证据不足,再者涉及跨国黑帮,最终被压了下来。

   “老曲,老曲呀……”曲母扑到曲富田的身上,泣不成声。

   曲潇潇也眼眶通红,不停互换爸爸。

   “走。”裴太太脚步踉跄,拉着裴逸白往被告席处。

   对于这个最终的结果,曲富田神色冷漠,不知是无动于衷,还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曲富田!”裴太太的脚步停下,冷笑着叫他的名字。

   曲母哭声一顿,顺着声音转身,看是裴太太,顿时愕然。

   “想不到,也会有今天吧?”裴太太阴恻恻地笑。

   “人在做,天在看,报应只是没有到而已。”

   “裴夫人……”曲潇潇红着眼低吼。

   裴太太对此视而不见,“我儿子的命,用接下来几十年偿还,这就是代价。”

   “我现在只是后悔,没让大儿子也死了。”曲富田回过神,目光幽幽地落在裴逸白的身上。

   留下这个后患。

   如果此刻裴逸白不在了,裴辰阳重伤,他们能拿他如何?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裴太太被他那句话刺激得勃然大怒,气度全无伸出手对着曲富田就是一阵爆打。

   害她痛失活泼可爱的小儿子,跟大儿子也离了心,这个人是罪魁祸首。

   “干什么?住手!疯了吗?”曲母大叫,拦在曲富田的面前,曲潇潇也试图跟裴太太反抗,顿时乱成一片。

   裴逸白拧了拧眉,从裴太太表明要下来就知道她保护善罢甘休。

   只是没有想到,裴太太会动手罢了。

   “妈,好了。”他握着裴太太的手,摇了摇头。

   “好什么?我要他好看,要他为我儿子偿命。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身上沾染了多少鲜血,这种人会得报应的,以为只报应在自己身上?不,老天爷会开眼,报应在的子子孙孙身上。”

   语气一顿,凉薄的目光扫向曲潇潇。

   “如果,还能有子孙的话。”裴太太哈哈冷笑。

   “闭嘴。”曲潇潇大吼,被刺激得浑发颤。

   见母亲身上挨了裴太太几下打,脸上被扇了一巴掌,顿时曲潇潇浑身的血液涌到脑补,理智全无。

   “妈,没事吧?”曲潇潇惨叫,突然发狂一般冲着裴太太过来。

   “老女人,让跟我妈动手,我打死。”

   曲潇潇表情狰狞,吃人一般举着拳头就是冲过来。

   裴逸白俊脸阴沉,眸子明亮如利剑,轻轻一捏,曲潇潇的腕骨被抓住,顿时无法动弹。

   “干什么?放手!裴逸白!”曲潇潇大吼,还没离开的法院的人,目光全都看向他们这里。

   裴逸白神色不变,冷酷而残忍。

   “动手,是想进去陪他?”目光看了曲富田一眼,不紧不慢地问。

   “……”

   “呵呵……”松开曲潇潇的手,她顿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妈,回去了。”不管裴太太愿不愿意,裴逸白加重力气,她不得不走。

   “我要让曲家也家破人亡,逸白,收购了曲家,让他们也体会一下绝望的滋味。”裴太太不停跟裴逸白说。

   裴逸白扯了扯唇角,这是自然。

   这句话,他在心里说的。

   那些记者不死心,还守在门口,见他们出来,一窝蜂涌了上去。

   “王蒙,开路。”裴逸白喊了一句,立刻出来数名保镖,拦住记者。

   裴逸白的车上,宋唯一缓缓降下车窗,朝着他招手。

   见是她,裴逸白眸色一松,朝着车子的方向大步走去。

   “怎么来了?”拉开后座的车门,让裴太太上车。

   “过来看看,结束了?”宋唯一坐在副驾上,看着裴逸白上车,清亮的眸子绽放出一丝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