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_a2051

2月 20, 2021 未分类

罗刹鬼!

别说源世界,哪怕在冥界,这个种族的口碑也是相当差劲。所

谓的男盗女娼,就是形容这个种族的。

“哟哟哟,弟弟这是什么眼神呀?就这么讨厌姐姐呀?”

妇人笑得花枝招展,丝毫不在意某些私密部位春光乍现。

“你个小贱人就收起那一套。”胖男人不屑的撇嘴。

“罗德里格,相信这个小弟弟还不知道你的来路吧?”妇人似笑非笑道。杨

宁微微皱眉,听这口气,似乎这胖男人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来历呀。“

你最好把你的臭嘴关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胖男人有些怒了。

“弟弟,姐姐告诉你呀,这家伙可是影子议会的参事。”妇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杨宁。影

子议会?杨

宁眼睛微微眯起,这才来了两个,而且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清纯系美女

接下来,恐怕还有来不少人,特么这是要群魔乱舞的节奏吗?“

这玩意你们喜欢就去拿,我只是凑巧跑到这地方,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这趟浑水暂时还是别搀和,至少在局面没有明朗之前,当一只黄雀无疑是最明智的决定。不

过想法是好的,可现实却有些偏离轨道,杨宁这刚刚想走,就感觉到一前一后,分别被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给盯上了。

这两股气息,自然就是面前这一男一女。

“乖弟弟,你是打算帮姐姐呢?还是帮姐姐呢?”妇人笑盈盈道。“

有区别吗?”杨宁一脸漠然。

“当然有区别,就比如在床上做那事,是你主动,还是姐姐主动,明白了吧?”

见杨宁冷着脸没吱声,妇人又笑得花枝招展起来:“弟弟,该不会你现在还没碰过女人吧?”

卧槽!

杨宁这次真的有些想跳脚了,这妇人身体不愧是留着罗刹鬼的血呀,还真是句句不离本行!反

观罗德里格,这货也很是难缠,冷笑道:“小兄弟,我奉劝你跟我合作,会比跟这臭婆娘合作要更好。”“

少在那假惺惺的,你不就是想让这小兄弟给你们探路?”

这时,一个人影很突愕出现,不过罗德里格,还有那妇人,都没有丝毫意外。“

戈隆,你还真敢来!”妇

人在看到这男人后,脸色变得阴寒。“

我有什么不敢来的?”这叫戈隆的男人笑呵呵道:“伊利贝,之前深海下的动静是你搞出来的吧?竟然还敢把那头鲨皇给引出来,你是故意给我找事?”“

哼!”

那妇人冷哼,却没有反驳什么。鲨

皇?引

出来?难

道之前遭到那些海兽袭击,是拜这妇人所赐?

想到这,杨宁双眼闪过一丝寒芒,但也仅仅是一闪而逝,他暂时不想跟这些人大动干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道理他很清楚。

“现在就咱们三个人,真要等那些家伙来了,恐怕这镇冥镜,就轮不到咱们三个操心了。”

戈隆开口,伊利贝跟罗德里格纷纷沉默,三人互视一眼,像是达成某种默契似的相互点头,随后都望向杨宁。杨

宁目光更冷了,这前有狼后有虎,随后又来了头黄鼠狼!

先前还以为霉气洗尽,该否极泰来了,现在想想,那就是放屁!

“我可没心情探路,要去你们去。”杨宁说着就要走。

“小兄弟,这可由不得你。”罗

德里格冷哼,直接挡住了杨宁。与

此同时,伊利贝跟戈隆,也相继封堵了杨宁另外两个方向,这很明显不打算让杨宁逃走。“

三个吗?”杨

宁暗暗分析着,这三人中,戈隆的实力最强,已经接近半神。

而罗德里格,跟伊利贝,也只是圣级实力,不足为虑。尤

其,这三人都各怀鬼胎,必然不会尽力,甚至可能留力,毕竟他们都是为了抢宝,留有余力才更有获胜的把握,这个节骨眼谁如果卯足劲使力,那就真是犯二了。

“弟弟,你还是老老实实从了姐姐吧,姐姐晚上会报答你的。”伊

利贝舔了舔舌头,妩媚的看着杨宁。

“既然这样的话…”

杨宁忽然笑了:“你们可别后悔。”

“后悔?哈哈哈…”

罗德里格刚想要大笑,可忽然,笑声嘎然即止。视

野中,出现了一道猩红,紧接着,他发现,他的四周,被一股邪恶的力量侵袭,这股力量让他生出一种极度的厌恶感。不

仅是罗德里格,伊利贝跟戈隆,也生出了这样的感觉。

“不好!”罗

德里格忽然感觉到背后一凉,强烈到极致的危机感,更是第一时间遍布他身。近

乎本能的想要躲避,可这一刻,耳边风声鹤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猩红就在他的身体绽放开来。嘶

嘶嘶…

砰!

罗德里格的身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随着这轰鸣声响起,顿时,漫天猩红,半空中的罗德里格喷出一口脓血,而这漫天猩红,忽然化作无数丝线,纵横交错朝着戈隆,还有伊利贝铺天盖地而去。嘶

嘶嘶!下

一秒,伊利贝的耳边,也出现了沙哑的尖锐声,因为之前隔得远,所以没听清也没看清罗德里格先前发生的事,但她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同样有着徘徊于生与死之间,才养成的危机感。“

起!”伊

利贝的身体,忽然化作一尊庞然大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让人作呕的人面蜘蛛。嘶

嘶嘶!伊

利贝刚刚变身,就轮到戈隆听到这沙哑的尖锐声了,不过戈隆早就有了准备,当即腾空,高高跃起,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透明化。嘶

一道猩红的爪痕,就这么残留在半空中,久久没有散去。而

在爪痕的三米外,戈隆的身影又再次恢复,他漠然的扫了眼四周:“小子,我承认你有狂的本钱,但如果就这点手段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主动配合我们。”事

实上,杨宁的表现,大大出乎了戈隆预料。

而且,别看戈隆眼下镇定自若,可事实上,内心却很震惊。

既然已经把杨宁得罪了,那么就不能让杨宁给跑了,否则的话,有这么一个诡异的敌人躲在暗处,戈隆觉得那会变得很难受,甚至每天都可能遭到一些不必要的煎熬。

“配合?”杨宁似笑非笑的出现在百米开外,此刻的他,又恢复到了冥化的样子:“我现在就走,你们可以追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