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_a2066

2月 20, 2021 未分类

   一大早跟打仗似的,总算是都收拾完了,叶青凰连忙喊人安排早饭。

   叶子皓一脸嫌弃地抱着二宝去西屋,还在教育他。

   “臭小子,尿尿要去净室,你尿在尿布里也就算了,还尿到老子身上,屁屁欠揍是不是?”

   “啊噗!”二宝的回答是伸着小手又要来捏爹爹的脸,朝他喷口水玩儿。

   明明父子感情好转了,不像二宝刚出生那会儿一言不合就大哭了,结果当爹的却一脸嫌弃了……

   小吉祥跟在后面,不时歪头思考问题,爹爹好像不喜欢二宝的样子?可为什么又在抱着二宝?

   每天总要骂几回要打二宝屁屁,二宝的小屁屁却一次也没挨过拍,爹爹到底是想打?还是不想打?

   他不懂。

   吃了早饭,外面天色也亮了不少,只不过冬雨未停,比他们刚进京那两天要冷多了。

   叶青凰叫秦李氏进来喂二宝吃饭,她跟着叶子皓回到东屋,东屋里已经让夏刘氏带着人收拾干净了。

   她给叶子皓拿了一件外出的薄棉长袍换上,重新系好腰带,外面再套了一件锦缎氅衣,御史官服什么的,并没有给他穿上。

   御史台本就是清闲衙门,不像六部或其他部门那般忙碌,非上朝这样的大场面,在御史台内部,官服是可穿可不穿的。

   丸子头美少女牛仔背带裤甜美笑容户外写真图片

   当然可不穿的人都是品级高的,品级低的还不敢,怕被人逮着训斥,毕竟有些事情因人而异、可大可小。

   谨慎之人自然不会在这种小节上被人诟病,影响仕途。

   但叶子皓是什么人?他现在就如叶青凰昨天想到的一个词儿:老油条。

   御史台能训斥他的人可不多了。

   御史大夫?

   卫老太师并不是每天都呆在御史台的,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内阁,是在离皇上办公最近的地方。

   御史中丞?

   御史台三院,只有他们察院的御史中丞林泉岳才管得到他,然而,以林泉岳的精明和刚受了他五十斤葡萄酒的礼,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他较真吗?

   除非是要借此一举将他赶出御史台,但这么一件小事显然赶他不起,那又何必得罪人?

   至于陆云诚,同级同官职,便有心想找麻烦,这事儿份量也太轻了些。

   所以,叶子皓只打算上午去御史台转转,不穿官服根本不是事儿。

   就连叶青凰都不在意,给他拿的是常服,最后还挂了一块梅花型羊脂玉佩压袍。

   不过官服仍是放到了马车上,做了二手准备吧。

   “外面湿气重,就别带孩子出去了,在屋里玩耍,我午时若未回来,就是在外面吃饭,别等我。”

   叶子皓等叶青凰帮他收拾好穿戴,又捧起她的脸,俯唇亲了一口,这才笑道。

   “嗯。”叶青凰抿抿唇,笑着应了。

   走出屋子时,就看到许德山领了四个小厮抬着细柴进来,有木块、树枝、树叶,什么都有,看来是要烧地龙了。

   前些日子不冷,他们也没烧过地龙,如今雨天潮湿,却想先烘烘屋子了。

   京城大宅在当初修砌时,一些主屋都是建了地龙的,京城人可不会用炕,但富贵人家自然用得起地龙。

   没有地龙的屋子都是砌了炕的,柴、炭,其实进京后就开始张罗了。

   只不过昨天被叶子皓又重点提了出来,当天下午,许德山就派了几个小管事去采买,又增加了不少存货。

   没想到,入夜就开始下雨了,夜里许德山还在和许孙氏感叹,幸亏当时就安排了人手去办这事儿。

   若是拖到第二天,这价钱肯定得往上翻翻,大人便是不怪,心里头肯定也会不高兴,觉得他办事不力。

   当天叶青凰没让小吉祥和二宝出去玩耍,只有岳飞花和陈菲菲带着自家孩子过来,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她们也凑个乐子。

   小铃儿那边到是没有过来。

   小吉祥又开始背书写字,庄泽谨就拿着画册,搬了个小凳坐在两张枷椅对面,给弟弟们讲着画册上的故事。

   只不过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也就刚会说话,就算画册是翻熟悉的,也听小吉祥哥哥讲过很多遍的故事,被他再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副景象、另外一个故事了。

   大人们看着他一脸认真讲故事的模样,但笑不语,也不阻止。

   五月出生的武泽轩和六月出生的二宝,小手小脚不时划动着,一会儿互相咿啦着交谈、一会儿又看着面前讲故事的哥哥,伸着小手想要他手中的画册。

   三人自成一趣,小吉祥则在炕上跪坐在炕桌前,认真而专注地写起了字。

   叶青凰这时候也不绣花,就在一旁陪着、教着,时而握着孩子的小手,慢慢地一笔一划写着。

   叶子皓坐着马车到了御史台,之前将他带到靠茅厕外那间两窗屋子的御史,正等在门前。

   “叶大人。”那御史看到叶子皓总算来了,连忙抱拳打了招呼。

   便有经过的三两个御史也纷纷打起了招呼,没有特别热络,但也没有找茬,更没有人质疑叶子皓来迟。

   仿佛一切都很自然一般。

   但这种自然,在叶子皓看来却不自然。

   叶子皓不动声色地还了礼,便让武明扬打开屋门,准备走进去时,那位等在门前的御史却拦住。

   “林大人说了,这间屋子本来是要留着放卷宗档案的,这里当路口,又有两扇窗,方便通风采光,很好地保存文件。”

   “上次叶大人来,适逢林大人不在,下官们一时也不知将大人安排在哪间屋里,临时便带到了这里,林大人回来后,就给大人另外安排了地方。”

   “今天大人来,下官再带大人去看那间屋子,不便之处,还望大人包涵。”那御史想来是挨过训,一脸尴尬和紧张地看着叶子皓。

   好像很怕叶子皓不肯配合。

   “如此,有劳。”叶子皓却是微微一笑,十分好脾气地同意了。

   那御史很明显松了一口气,立刻领着叶子皓走向对面。

   同样在这座院子里,就在之前屋子的对面,隔着不大不小的院落,门前还有一块花圃,里边此时还有几丛菊花在雨中开得清新而冷傲。

   同样两边开窗,屋中格局都差不多,只不过这间屋子靠院门不远,那间屋子则离茅厕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