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_a2051

2月 19, 2021 未分类

根据任务的相关描述,虽说信息量不多,但杨宁却敏锐找出了几处关键点。其

一,星宫与巨树不是一路人,而且还是死对头。其

二,巨树曾对星宫进行过毁灭性打击,这也致使星宫选择入世,不再归隐。其

三,星宫内有着巨树一方的奸细。有

了这么一层信息,杨宁也大致明白,他日后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星宫了。这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巨树一方在冥界根深蒂固,杨宁自然需要强大的盟友,无疑,星宫是最合适的,不管是日后,还是现阶段,与星宫建立交情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而

且杨宁也想好了交给星宫的投名状,就是揪出星宫内部那些来自巨树一方的奸细。

当悠悠转醒时,杨宁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房间很大,不远处有好几名女仆安静的站着,整间房都是水晶铸成,既透着奢靡的典雅,又有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时尚感。“

你醒了?”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杨宁寻声望去,只见床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老头,看上去挺和善的,只是生命气息不太旺盛。“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杨宁尽管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但还是装出副茫然的样子。

所谓作戏得做足,在没有彻底确定自己安前,一定要善于伪装,而装傻充愣扮无辜,无疑是一张屡试不爽的杀手锏。

你笑起来好美

“星宫。”老

人微笑道:“他们都管我叫星主,你也可以叫我塔纳利斯。”

星主?

杨宁一直觉得,这星宫的星主,就算不是第一神那种冠绝天下的高光人物,起码也得像加利斯那般气度不凡吧?

无论如何,杨宁都很难想像,这星宫的星主,竟然是一个行将朽木,病怏怏随时可能躺棺材里的糟老头子,这特么差距也忒大了点吧?似

乎看出杨宁的想法,塔纳利斯笑呵呵道:“是不是我这老头子让你失望了?”

“是。”杨宁很实在的点头。

塔纳利斯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似乎很欣赏杨宁这份有啥说啥的坦率。

“亲王血统,苏醒级…”塔

纳利斯缓缓起身,看着杨宁:“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呀。”

看着杨宁一脸茫然,塔纳利斯笑道:“好了,以后你就安心在星宫生活,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

我喜欢到处玩,去好玩的地方,吃好吃的东西。”杨宁立刻说道。“

放心,星宫不会限制任何人的自由,也包括你。”

塔纳利斯笑了笑,随后神色变得严肃:“但希望你能帮我肃清星宫内的奸细,答应我,我相信你能办到。”

说到这,塔纳利斯语气忽然变得低沉,用只有他与杨宁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不管你是谁,来自什么地方,是不是真的忘记了过去,又是怎么获得现在的能力。我始终相信,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杨

宁心头一紧,暗道难不成这老家伙看出什么来了?先

前还不觉得,可此刻触及到塔纳利斯的目光,杨宁感觉到一种难言的深邃,就仿佛这道目光,能看穿他身上一切的秘密!

“不用紧张,我明天再来,你好好休息。”塔

纳利斯就这么忽然消失了,杨宁这才注意到,原本静静站在的那些女仆,忽然就动了起来,有的在擦拭桌案,有的在整理着摆设,动作都很轻,似乎担心弄出的动静,影响到他的休息。这

时,杨宁忽然生出一股古怪的想法,莫非刚才这些女仆被禁锢住了?不

对,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异常。又

或者,那老头将时间给定格了?“

好厉害的家伙!”

第一神的声音响起:“要不是我提前关闭了灵魂炼狱,搞不好都要被那家伙给发现了。”

“他是什么级别的?”杨宁忍不住问道。

“最差也是一位不朽。”第一神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不排除他已经接近虚神。”杨

宁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最差也是一位不朽,那岂不是说,自己先前的感觉没有错?对方或许真的看穿了他身上的秘密!

那为什么他没有点破?

眼下,杨宁有些后悔,不应该冒失的来到星宫,他承认自己低估了星宫的力量,试问,在一个疑是拥有接近虚神力量的不朽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就算杨宁再自负,也不觉得这是明智的选择。

“你也不用太紧张,暂时还看不出他对你有敌意。”

第一神安慰道:“实在不行就跑吧,对于你逃命的本事,我从来不怀疑。”第

一神不提还好,一提杨宁差点就气哭了,老板,你可真心宽呀!杨

宁此刻是有苦难言,系统升级,可以说把他一切逃命的方法给堵死了,来自系统方面的能力,如今能使用到的也就十之一二。

逃?往

哪逃?如

果不能尽快完成大连续任务,彻底解掉系统升级的时间,那么别说退路了,恐怕还得交代在冥界。

“必须尽快找出巨树一方的奸细。”

塔纳利斯的态度相对暧昧,尽管不清楚这老家伙掌握了多少秘密,但既然目前没点破,杨宁也乐得装糊涂。而

且,不管是取信塔纳利斯也好,又或者为了解掉系统升级时间,杨宁都必须揪出巨树一方的暗桩。其

实仔细想想,塔纳利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至少彼此都有着共同的敌人,这就够了,倘若他能拿得出足够的实力,那么只要巨树不倒,他与星宫就会保持盟友的关系。至

于日后会发生点什么,杨宁暂时还不需要去考虑,再说了,真到了需要考虑的那一天,杨宁相信,自己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被动。

想通了这点,杨宁的心情反倒舒服了不少,此刻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在那些女仆好奇的目光下,推开房门走出房间。面

前,是一片宽敞的花圃,他所入住的房间,更像是一座空中楼阁,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整座星宫,其实是由无数碎裂的浮空山组成,其中最大的一座浮空山,应该就是星宫的主殿了。

“根据任务提示,借助上苍凝视,那些奸细的身体会有一些特别的反应,不过暂时不能打草惊蛇,尽管揪出一个两个,也先记录下来,等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再把名单交给那老家伙。”杨

宁捏着下巴,心里有了一份尚算完整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