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8_a2045

2月 19, 2021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想,恐怕吴玉凤心里很清楚,贝贝这辈子只能嫁我,所以才那么说的吧。

汤贝贝回头冲我挤挤眼睛,那神情就好像在说:怎么样,我说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心的么!

我肯定地对汤贝贝点点头,然后率先坐在饭桌面前,即便吴玉凤不把我当外人看,我在她面前依旧感觉很局促,想必是因为以前她对我的针对造成的吧。

汤贝贝拉着吴玉凤坐下来,“妈,我和罗阳商量了一下,反正我没什么事情可做,这段时间就陪在家说说话。”汤贝贝用头点我一下,“说是吧,罗阳?”

我张张嘴想说话,挺不舍得她一待就好多天,但又不能那么自私,只好点点头,“嗯。”

“哟~”吴玉凤摸一把汤贝贝的脸蛋,“宝贝儿终于想起妈妈了,还知道自己没事做呢,这么多天都不回家看看。”

吴玉凤的语气有些幽怨,自从汤贝贝被我接走就没回来看过,她心里属实有些不舒坦。最开始还以为是我给汤贝贝换了迷魂汤呢,直到今天接到汤贝贝的电话,知道女儿会回家看她的时候,她的心里才平复一些。

“谁说我没事做,我有帮罗阳处理工作的。”汤贝贝不满地嘟嘟嘴,回来这么些天她也没怎么闲着。

“好好好,咱们先吃饭。”吴玉凤计较不过汤贝贝,只能消停下来。

吃饭期间,汤贝贝一直给我和吴玉凤创造说话的机会,我也试着去交流,但还是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擦擦嘴告诉她们要去忙工作,恐怕得先离开。

甜妞女仆清新等候主人归来

我知道突然离开有些不礼貌,但唐朝会所那边确实很需要我,小姨在家休息,叶洋君岗位没人负责,我手里又有一大堆事等着,真心没时间陪她们聊天。

“罗阳,最近忙什么呢,怎么就这么急着走?”吴玉凤一听说我要走,脸色当即就有些不好看,她觉得我此举非常不妥当。

我刚想为自己辩驳两句的,汤贝贝直接笑出来,拉着吴玉凤的手说,“妈,他最近挺忙的,就让他去吧。”

有汤贝贝替我解围,效果明显比我自己辩驳好的多,吴玉凤听完疑惑地看我一眼,有些质疑我和汤贝贝的话。

其实,吴玉凤很早之前就跟别人打听我的事情,那个时候她刚知晓我和汤贝贝的关系,想了解一下我这个人。但她打听到的情况不怎么乐观,觉得我就是个纨绔子弟,靠着小姨才能生存。再后来她也没再打听过我,自然觉得我不会有什么正事可忙,所以一听我说工作她才会冷脸相对。

但有汤贝贝在场,她又不能对我有太多的质疑,她知道那么做女儿会不开心的,只好摆摆手,“去忙吧。”

“哎,谢谢伯母。”我如获大赦地离开,出门重重吐出一口气,快速驱车往唐朝会所赶去。

我刚离开一会儿,吴玉凤就把汤贝贝的手抓住,脸色异常认真,“贝贝,老实跟妈妈交代,罗阳真的是去忙工作吗?”

吴玉凤一个问题给汤贝贝整得有些不懂了,汤贝贝飞快地点着头,“真的,妈,问这个做什么?”

“他还用得着出去工作,不是有他小姨养着吗?”吴玉凤还是有些不相信,依旧质疑我和汤贝贝话的真假。

“看来里面是真的有误会了。”汤贝贝恍然大悟,或许找出吴玉凤为什么刻意针对我的原因,她紧紧地抓住吴玉凤的手,然后抿抿嘴唇,“妈,恐怕真的搞错了,罗阳一直有工作的,以前她是靠着小姨养活,但现在他小姨已经退出来,让他工作养家了。”

汤贝贝说的特别清楚,她想把我和她妈妈之间的误会解开,那才是她最想看到的结果。

“我怎么不知道?”吴玉凤脸色变了变,“别是编谎话骗人的吧?”

“妈~”汤贝贝为难地喊一声,“想到哪里去了,什么事情不能光凭猜测,尤其是看待罗阳的事情上,的看法太武断。”

“怎么,我瞅这是要反水了啊?”吴玉凤没好气地点一下汤贝贝的额头,刚刚汤贝贝大声喊她“妈”,给她吓了一跳,“贝贝,妈可提醒,不准骗人。”

“不骗人。”汤贝贝尴尬地笑笑,刚才就是情绪太激动,她一想到我被误解,心里就特别着急,想着为我证明。

*看n正3。版章节上j

“暂且信一回,要是让我知道在说谎,肯定让好看。”吴玉凤严肃地说道,一副认真的表情。

“妈,如果我骗了,就是把我轰出家门都行!”汤贝贝同样心里有底,我现在确实有工作,而且是非常正当的工作,不再是以前开酒吧那种工作,她想,妈妈知道后一定会满意的。

有好几次,汤贝贝差点就开口说出去珠海的事情,但是刚张嘴又咽回去,怕说的太突然效果不好。

她仔细想了想,还是先在家里住几天,把妈妈哄得开心一些,她觉得到那个时候再开口,效果会好上一些的。

“贝贝,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妈啊?”汤贝贝几次欲言又止,吴玉凤终究是看出来。

“没,没有。”汤贝贝正了正脸色,一听这话今天更不能说,万一让妈妈知道,她回来最主要的事情是这个的话,恐怕妈妈会发飙的。

“就憋着吧,我还不想知道呢。”吴玉凤无语地看着汤贝贝,自己这个女儿眼看都快三十一了,可真不如别家二十的姑娘让人省心。

但让吴玉凤更欣慰的是,女儿马上奔三十一,看着还跟黄花闺女一样,那充分说明了她的基因好,她自然特别的开心。

汤贝贝又吐吐舌头,然后直接朝着吴玉凤的肩膀靠去,“妈,我想了。”

“得,别打感情牌。”吴玉凤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感觉很温暖的,汤贝贝能主动找她亲密,这是她巴不得的事情。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所以她对这个女儿用的心思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