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1_a2080

2月 19, 2021 未分类

   “怎么来了?”钱龙惊讶的看着乔风,问道。

   “钱龙我问,真的是砍掉了乔洋的胳膊?”乔风走过来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脸色深沉的问道。

   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差点吓死,钱龙简直就是找死啊,就算要复仇,也得暗地里进行,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重伤乔洋呢。

   钱龙和乔家都是隐江湖中人,就算是杀的死我活,也不会触犯隐江湖规则,只能算是隐江湖内部争斗。

   如果钱龙暗地里下黑手,乔家或许不会把家丑拿到明面上,可钱龙当众废了乔洋,这就是公开和乔家宣战,是在打乔家的脸。

   乔家就算为了面子,也会明面上与钱龙开战,正大光明的派家族高手诛杀钱龙。

   “怎么?乔家准备对我下手了?”钱龙冷笑着问,乔风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得到,之前他制定的对付乔家的计划,也是暗地里执行的,可经过乔洋这件事,他将不得不面对乔家明面上的打击。

   “这倒不至于,乔家的情况也知道,派系众多,而乔洋是乔鸿的弟弟,属于乔鸿那一个派系,和乔鸿对上,其他派系乐的看热闹。而且,也就一个人,家族没把放在眼里,所以不会把当成太大的威胁。但是钱龙可千万要当心了,暂时不要招惹乔家其他的派系。”

   其实乔风此来,就是给钱龙送安心丸的,乔家轻视钱龙,不把钱龙当回事,不会举家和钱龙死磕。只要钱龙不招惹乔家其他派系,那钱龙的敌人暂时就只有乔鸿那一个派系。

   “哦?”钱龙眯着眼饶有兴致的看着乔风,以前他对乔风的诸多示好保持怀疑的态度,现在看来,乔风是真心实意站在他这边的。

   “别用这种瘆人的眼神看我,我可是亲哥,我能害吗?”乔风白了钱龙一眼,撇嘴道。

   “明知道我会想尽办法灭了乔家,包括爸妈和爷爷奶奶,还这样帮我?”钱龙试探着问道。

   吃早餐的少女生活照

   “唉!”乔风叹息一声,他的爸妈爷爷奶奶,何尝不是钱龙的爸妈爷爷奶奶,可钱龙却对这些人都动了杀心,他这个做哥哥的夹在中间真的很为难。

   “真的想杀了爸妈?”乔风痛苦的问道。

   “他们必须为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不过放心,我会让他们亲眼看着我杀光乔家其他人,然后我才会杀他们。”钱龙恨意滔天,万物有因果,种什么样的因,就得什么样的果,乔山和丁柔当年扔掉他,就该做好被他杀死的准备。

   “至少在对我这一个派系动手之前,我会力帮,而且,我这个派系不会与为敌。”乔风脸色难看道,如果真到了那个份上,他也只能和钱龙刀剑相向了。

   “会后悔的!”钱龙咬着牙说道。

   “后悔的时候再说吧,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帮,那才后悔。”乔风惨然一笑,站起身来,把放在地上的盒子提起来放到桌上,拆开,里边赫然是一个生日蛋糕。

   他把蜡烛取出来,数了21根,插在蛋糕上,取出打火机点燃,看向钱龙道:“钱龙,生日快乐!”

   说完,转身离开了。

   钱龙愣愣的看着蛋糕,之前乔风取出蛋糕的时候他还莫名其妙,直到乔风说出那句生日快乐,他的心才哐当的剧烈颤抖了一下。

   原来,自己的生日是今天!

   就是在二十一年前的今天,自己被无情的扔到了冰冷的臭水沟里?

   钱龙机械般的走到桌钱,看着桌上的蛋糕,看着燃烧的21根蜡烛,肚子里一阵翻滚,喉头一甜,狂喷一口鲜血。

   鲜血浇灭了21根蜡烛,钱龙也瘫坐在了地上!

   21年了,整整21年!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才过上自己这一生第一个生日,讽刺的是,这个生日竟然是乔家人帮他过的。

   “乔家,们让我痛苦了这么多年,我会让们百倍千倍的偿还回来。”

   钱龙咬碎钢牙,从牙缝里挤出发自灵魂的恨,身上的杀气如咆哮的怒浪,疯狂的肆虐着他的心。

   如果有外人在场,定然会被钱龙此时此刻的状态惊到,钱龙双目闪烁着红光,表情狰狞,嘴里发出凶兽般低沉的嘶吼。

   而此时钱龙的丹田里,已经濒临崩溃的黑洞,终于彻底崩塌了,化作无尽黑色的能量,裹挟着星云漩涡残存的星辰之力,疯了似得涌入黑洞核心的那点绿光。

   而原本光芒夺目,生机勃勃的绿色星核种子,此时却闪烁起了红光。

   钱龙,再一次接近了入魔的边缘,而这一次,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咻!

   突然,一道无形的光芒,刺穿了墙壁,射在了钱龙的胸口膻中穴,钱龙身上的杀气瞬间如退潮的洪水,一刹那消失不见了,而钱龙也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臭小子,多大事啊发这么大的火!”房门打开,彭国忠的轮椅……飘了进来,进屋后,彭国忠从轮椅上站起来,快步走到钱龙身边,抓住钱龙的左手手腕,竟然在……把脉!

   片刻后,彭国忠的表情罕见的严肃起来,左手光芒一闪,贴在了钱龙的后心,而他的右手却在钱龙的身上点来点去。

   如果钱龙能看到的话,定然会惊呼,彭国忠的点穴手法,竟然是七绝门的不传绝学……七绝指。

   “幸亏小子运气好遇到我老人家,不然就废了!”彭国忠收回双手,站起身来走到轮椅旁坐下,不急不慢的划了出去。

   ……

   乔家!

   丁柔魂不守舍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而乔山则站在门口望穿秋水,两人都在等着乔风回来。

   “爸,妈!”乔风呼哧带喘的跑来,没进屋,就被冲出来的丁柔抓住了手。“风儿,钱龙没事吧?”

   得知钱龙废了乔洋一臂,可把丁柔和乔山急坏了,乔洋的修为不低,钱龙能砍掉乔洋的手臂,必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所以,他们才派乔风前去打探情报。

   “妈,钱龙没事,好着呢!”乔风苦笑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丁柔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紧张兮兮的问:“那个……我做的蛋糕,他吃了吗?”